追书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后,权臣心尖宠飒翻了 > 番外二十二 逼迫

  对于乔文柄,俩人好像打小就不对付。髹

  那人在乔文芷心中,大约只有一张贱嘴。

  可偏偏,就是这张贱嘴,在乔文芷被冯兆安辜负的时候,是他在前头护着乔文芷。就这一张贱嘴,话难听可却关心她。

  乔文芷是打小照顾太子的人,可是,自己的弟弟也一样不能是外人比拟的。

  今日太子怀疑的是自己的弟弟,明日也许自己也会被针对。

  他是太子,乔文芷不好说斥责的话,只觉得惹不起躲的起,她就躲在沈家几日,让太子自己悟去吧。

  乔文芷越说越气,可是好生的骂了一顿太子。

  骂完之后,突又沉默,想起了当初的何良娣。髹

  似能理解,她为何到死都不愿意解释那么多,大概只是心伤,皇家薄情。

  真正情深的人,不会做让人凉心的决定。

  因为乔文芷气的厉害,倒让乔故心还得安慰乔文芷。说了没一会儿话,乔故心便打了好几个哈切,大概是年岁大了,不能像年轻人一样,随意的折腾了。

  “大姐姐可是不舒坦?”乔文芷看到乔故心气色不好,连忙问了句。

  莫不是真的被太子给气到了?

  乔故心的老脸一红,只能含糊着一带而过,总不好解释旁的。

  次日,沈秋河依旧没去上早朝,不过这次,圣上直接过来了。髹

  沈秋河穿戴妥当,还在铜镜跟前照照,不知道还以为他这是去见老相好一样。

  乔故心无奈的白了沈秋河一眼,“你要不直接冲着圣上骂两句吧。”

  这不是在暗搓搓的讽刺人?

  沈秋河哼了一声,“他若不是皇帝,我揍他一顿又如何?”

  乔故心摇了摇头,随他去了。

  沈秋河磨磨蹭蹭的过去,等到了正厅的时候,圣上已经在那站着了。瞧见沈秋河过来,一拳头打在沈秋河肩膀上,倒也不疼只是单纯的泄愤,“你这是做什么?怕御史台不盯着你?”

  这明晃晃的居高自傲。髹

  沈秋河拍了拍衣角,“那正好,圣上便罚臣在家面壁思过。”

  正好,也不用告假了。

  圣上指着沈秋河两下,原本的生气良久后却也只是一声叹息,“朕会令太子放人的,此事朕定会妥善安排。”

  圣上过来送台阶了,沈秋河却还是不满意,“所以,圣上觉得如此拎不清的太子,真能担当重任?”

  现在正是用人之际,马上要与扶麻作战了。莫说乔文柄无罪,就算有罪也该挑选合适的契机。

  圣上惊讶的看着沈秋河,“你不会是想让朕废太子吧?”

  因为这点小事,何至于?髹

  再则说了,通过这些事,更能说明太子是个君子。

  沈秋河微微挑眉,没说是也不是,却让皇帝品,作为君主,真的只是君子便成了?

  皇帝将太子养的很好,胸有抱负,心有臣民。

  可是太子到底不是皇帝,当初因为政见不同,皇帝跟太上皇没少争斗过,可是太子的日子太顺了,没有经历过这些。

  君主这毛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若有良臣辅佐,必然能妥善安排。

  如此一来,皇帝又想起沈亦一来了。

  心中已有衡量,“朕会寻机会禁足太子三月,让乔将军亲自教导。”髹

  皇帝是个舍得孩子的,乔文柄这个人记仇,给了他这个机会,必定是要消磨太子的。

  却也是太子该经历的。

  当然,皇帝也不会只将乔文柄当剑,若是有朝一日他不行了,必然是会想法子,护乔家富贵荣华。

  也幸好,太子年岁不大,发现什么问题还来得及教导。

  说完正事,皇帝便让人拿了酒水进来,“陪朕喝一杯。”

  语气中带着几分惆怅。

  “昨个夜里,朕梦到了你表姐。”皇帝有时候都忘了,何贵妃是沈秋河的表姐,这个称呼,已经有许多年没人提到了。髹

  皇帝微微的眯着眼,大约是通过这件事,他想起了那个女人。

  皇帝恍惚间为自己开脱,他跟太子现在不一样,当初御史台咬上何贵妃,朝臣们都盯着,他不得不重罚。

  可却又在一瞬间问自己,若是朝臣们没有盯着,难道他知道这事之后会看在何贵妃的面子上,饶过何家吗?

  皇帝心里清楚,不会的,按照他的性格是不会的。

  可现在,为何偏偏就能容忍乔文柄?

  纵然知道他手段不光彩,可还是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衡量了,乔文柄功大于过。

  想着想着,皇帝就笑了,“我无比确定,咱们这条路是对的。”髹

  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律法之上。

  就连做皇帝,都会看权势做决定,其他人难道更不会?

  若是有人凌驾于律法之上,朝堂乱是迟早的事,律法是永远的标杆,触碰不得。

  另一边,沈亦一昨个陪着沈秋河钓了一整日的鱼,感觉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听闻圣上来了,沈秋河估计不会来寻她了,便想着骑着马再出去一趟。

  只是没想到,刚出了大门入胡同,却看见前头挡着一个人。

  太子在这等了许久,在看到沈亦一的时候,连忙拉住了马的缰绳,“我们聊聊?”髹

  沈亦一左右看了一眼,没有下马,却是抬手让春桃往后退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太子,“不知殿下,有何赐教?”

  太子无奈的望着沈亦一,“你非要同我这般说话?”

  沈亦一身子微微前倾,迎上太子的目光,轻笑一声,“不然,殿下教教我?”

  手用力的拉回缰绳,看着太子被缰绳磨红的手掌,眼神慢慢的冷了下来,“我想我的话已经说的足够清楚了,往后,还请殿下自重。”

  私交,是不会再有了。

  沈亦一说到做到。

  而她,也有资本这般高傲。髹

  诚如旁人所言,谁让她有个好父亲呢?

  当然,太子的父亲也很好,只是可惜,他的父亲不光太子一个儿子。

  沈亦一拉紧缰绳,本来要走,可是思量片刻,还是从怀里拿出她连夜画好的样式,“这是强弩的改造尺寸,劳烦殿下交给工部的人,比量比量合不合适?”

  就算生气,沈亦一也会记着江山社稷。

  因为,这个男人不配,让她停下做大事的脚步!

  看太子接到,沈亦一双腿用力,马蹄快速的落在地面,同太子擦肩而过。

(https://www.biquya.net/id102079/59418570.html)


1秒记住追书网网:www.biquya.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y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