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言情 > 外挂:不要毁灭地球 > 第230章 刨根问底

“失去法力的生活还适应吗?”
  李锭普坐在一旁,冷不丁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萧寒听得是满脸诧异:“你怎么知道我法力尽失的?不过你能知道倒也合理,你身上的神奇事太多了,估计肯定是某个大人物隐藏了身份,反正修仙小说都是这么写的。”
  李锭普指着自己的脸,轻淡问道:“我神奇吗?”
  “不神奇吗?”
  “呵呵,你的思维总是那么复杂。”
  李锭普又笑了,笑的很纯粹,很简单,大概他真的就是如此简单纯粹。
  萧寒却特别认真的做出了解释:“是你太高深吧,从一开始兵荒马乱的你突然出现,随手给我的书竟然可以教我如何使用太极星君的法术,后来随手给我铜铃能破除幻术不说,竟然还能在危机时刻把我点醒!还有,那时候你说的‘别受束缚,也别太放肆’是不是你早就知道我会因为二去天庭而法力尽失,所以故意点我?”
  “是,也不是,一切皆有因果,人在春风得意的时候,只有保持平常心才是最好的,借用六祖慧能的一句话‘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不管是悲是喜,一切皆是缘,皆是因果。”
  李锭普云里雾里说了一大堆,萧寒听得似懂非懂好半天,也不知该怎么回应。
  过了半晌,萧寒终于还是问出了那个他问过多次的问题:“你究竟是谁?能不能别打哑谜了?”
  李锭普的回答依旧:“我是李锭普啊,难道还会是别人吗?”
  “那么你还是谁?”萧寒继续追问道。
  “还是你的朋友呀,不然呢?”李锭普又露出了他那纯真的笑脸。
  “我是问你,你最高的身份!你能不能别在这兜圈子了!”
  尽管李锭普特别纯粹,但萧寒下意识的感觉告诉他,这个李锭普绝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我来并不是和你聊这些没有意义的事,而是想给你讲个故事。”
  李锭普突然握住了萧寒的手腕,眼神似乎是坚定了某件事情。
  萧寒被李锭普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身体僵直等待着李锭普接下来的动作。
  许久,李锭普并没有任何动作,直接保持着原状,一动不动。
  萧寒这才急了:“不是,你到底想说啥啊?怎么神神叨叨的?”
  李锭普却一言不发,拉着萧寒的就手就站起了身,带着他一路向西而行。
  萧寒不明所以,但心里明白,李锭普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告诉自己。
  走着走着,二人周遭的环境竟然出现了变化,他们站到了一个奇怪的空间内,独立于三界并无法描述究竟是怎样场景的虚幻空间。
  “这里,难道是虚无之境吗?这里不是不能灵魂进入吗?”
  萧寒惊奇地问,并仔细打量着周遭,想看看会不会发现灵魂一类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我只是下意识觉得我要这么做,好了,我们到了。”
  李锭普看起来很熟悉这里,他将萧寒带到了一处巨大的石头面前,石头马上就出现了画面。
  无数生灵因地表崩塌惨死,又有无数生灵因为地球的复苏而诞生。
  紧接着画面来到了登州,好多人都在家里指天怒骂萧寒害得他们家破人亡,下一秒他们修得仙法之后又对着萧寒的画像纳头便拜感恩戴德。
  画面一转,萧寒又看到了刚刚他遇到的黑甲士兵与母女,黑甲士兵果不其然按照萧寒的吩咐,给予了这对母女应有的惩罚与帮助。
  可这一画面过去,那位母亲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怒骂着萧寒处决不公,看意思恨不得是就应该给予她应有的特权对她违法的事置之不理。
  画面再一切,一群黑甲战士竟将一名颇有姿色的妙龄少女堵在登州城外天树林的角落图谋不轨,萧寒刚要怒骂“畜生”二字之时,却看到那少女竟很配合地勾住了一名战士的脖子,柔声在其耳边道:“大人,我这个月的天果能不能涨点呀?”
  黑甲战士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允。
  画面再一切,又切到了刚刚那名在雕塑与萧寒碰到的黑甲战士,他正在利用自己的法力给一名在路上跌倒受伤的老人治疗,又得到了路人一阵阵夸赞。
  紧接着画面里,坑蒙拐骗偷,温良恭俭让,大善大恶之间来回的切换,这些令人瞠目结舌的画面疯狂冲击着萧寒的大脑,至到李锭普又拉了拉萧寒,带着他又向一处方向走去,直到又回到了海边的长椅坐下,他才稍微回过一点神来。
  萧寒木讷地望着大海,心里五味杂陈,那位母亲的咒骂在脑海里迟迟不能忘却,仿佛依旧还在面前不绝于耳。
  “我做错了吗?没有律法,谁来保证大众的利益呢?”
  萧寒自言自语道。
  李锭普却摇摇头:“不知道。”
  萧寒更纳闷了:“你到底是谁?那地方又是哪?给我看那些又有什么目的?你到底想怎样?”
  李锭普依旧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带你去那里,我也不知道那是哪里,我只是下意识感觉那里的事你应该知道,并且你刚刚看到了什么我并不知道,我看到的只是我这些年发生的事。”
  “我的天,你究竟是什么奇葩的存在?我受不了了,走走走,我带你去找文曲星,他最聪明了,肯定能知道你的身份!”
  萧寒急了,一把拉起了李锭普,就要回蚁巢,可李锭普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很随意地将手抽了回来:“我不去。”
  “为什么?那你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告诉我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萧寒急了,有些激动地冲李锭普喊道。
  “我不想去呀,我不知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李锭普情绪毫无波澜。
  这样稳定的情绪,是萧寒闻所未闻的,那些站在三界最高处的人们也会有喜怒哀乐,从来都没有过像李锭普这般意境。
  他简直不像个人,也不像个神,更像是这宇宙中的黑洞,虚空中的虚无。

(https://www.biquya.net/id122932/56792923.html)


1秒记住追书网网:www.biquya.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ya.net